新闻资讯

客户案例

加缪:没有对生活绝望,就不会爱生活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03 点击:

在这个物欲喧嚣的时代,似乎我们的生活被困苦所包围着:学生时代,为了取个好成绩,上个好大学,挑灯苦读;工作了,又要面对高强度的工作、复杂的人际关系,心力憔悴。

成家了,面对经济的压力和子女的教育,苦心经营;等到老了,可以终于松口气了吧,可惜又为身体担忧,最后心有不甘的离开这个世界。

生活就像载满悲苦的航船,在每个人生阶段,卸下一些悲苦,然后断续航行,最后带着遗憾驶向虚幻的国度。

生活当然很苦,仿佛人生的阶梯都是有苦难堆砌而成的,每走一步都会付出心苦,但是苦不是生活的本意,只不过是伤口上的一把盐,看似很痛苦,等到结痂了,苦也就无所谓存在了。

认识史铁生,是读了他的《我与地坛》。21岁瘫痪,59岁离世,38年的光阴里,疾病肆虐全身。他的一生,都在与命运抗争,与死亡赛跑。

他在《山顶上的传说》中这样说:“上帝给你一条艰难的路,是因为觉得你行。如果注定有人倒运,那么还是让我来吧,没有谁能比我应付得更好了。”

苦难不是生活的全部,即使承受了人世间最深的苦,最重的难,史铁生却不惧命运挑战,顽强而挺立,用苦难铸就了伟大的人格。

不幸的生活各有各的不幸,但比起史铁生来,我们应感到很幸运,原来生活还是很眷顾我们。

苦只是生活的一种调味剂,也许上帝一不小心给你放多了些,我们唯一要做的,就像史铁生那样,把它揉化成糖,“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我们总感觉生活不那么顺心,总感觉生活在处处为难自己,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欲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人活着就有欲望,即使无欲无求的人,也有吃穿住行的欲望,如果连最基本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人生当然是一种痛苦。

但是,所有的欲望都得到了满足也未必是一种幸福,何况,人压根儿就不可能有所有的欲望都得到满足的时候,因为,欲望的尽头还是欲望。

从前山上住着一只大黑熊,有一天,它下山出来玩,走到一个菜园子里,看见满园的玉米。大黑熊很是高兴,赶忙走进去,捡最好的掰下来夹在腋下,又看到一个更好的,于是再掰下来仍然夹在腋下,可是原来掰的玉米就掉了。

就这样,黑熊不断地掰着更好的玉米,不断的地夹在腋下,又不断地把前一个扔掉,最后黑熊带着唯一的棒子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这就是《大黑熊掰玉米》的寓言故事。很多人拿大黑熊开涮,说它智商不在线,前面得到了,后面就忘了,掰了那么多玉米,最后还是仅得到一个,于是背了一个呆笨的名声。

也许大黑熊丢掉了过往,得到了现在的快乐,它把最好的一个玉米回家,是最大的收获。可是当我们用人类独用的思维去随意揣摩它的心思,当然体会不到大黑熊的快乐。

在人们的认知中,似乎得到的越多越快乐,可是当身上背负的东西越来越多时,感觉到的不是无边的快乐,而是无尽的痛苦。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就要学会了解自己,然后慢慢地舍弃“想要达到更多”的想法,让自己快乐起来。

当我们面临很多选择时,是不是也学学大黑熊那样,挑一个最值得高兴的事,把其他的丢掉。

富兰克林年轻的时候心高气盛,有一次去拜访一位老师,在进门的时候,富兰克林高昂的头重重地撞在了门槛上,富兰克林狼狈不堪,一边摸着头一边生气的望着低矮的门槛。

老师这个时候笑着走过来说,我觉得你不应该生气,因为今天你明白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道理,一个人如果懂得生活,他就必须懂得在该低头的时候低头,不低头就会被撞得头破血流。

在生活面前,我们渺小的如一只蚂蚁,无论生活多么残酷,顺应生活,总能找到生活的乐趣。

在汪曾祺眼里,一草一木皆有爱,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当年他被划为“右派”后,曾到西山种树,顿顿干馒头就咸萝卜,汪曾祺自有办法让生活滋味起来:

有个网友说,“上了生活的贼船,就要开心的做个强盗”,无奈中透露出幽默,不失为对生活的一种超然态度。

只有真正领悟生活的精妙与困顿的人,才能从生活的困苦中摆脱出来,从生命的泥潭中挣扎出来,才能参透生活的真谛,感知生活的快乐。

钱钟书说过:“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生活的苦和不如意,大都是欲望所致,心里总放不下那些人,那些事,徒生烦恼,压抑了心性,增加了抑郁,又如何能快乐起来呢?

时代前进的脚步伴随着都市的喧嚣,欲望的无止境又把精神世界的空虚搁置在阳光下,不妨放下生活的欲望,选择适合自己的跳动韵律,学会简单生活,心无挂碍,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