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中国诗词大会:从诗歌看诗人的情怀、修养和境界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7/02 点击:

所谓文如其人,文章是一个人内心世界的体现、是理念和思想的表述。在古代,科举取士就是通过一两篇文章,来判断这个人是否可用,也就是文章写得好,可以当官。即便现在,作文也是高考中分数最多的单题。由此可见,自古以来,通过文章判断一个人都是得到公认的。

文学作品体现了一个人的志趣、爱好,是对家、国和社会的情感认知,是对前途、事业的感悟追求,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直接展示,也是一个人能力的反映。放在现在,也一样,一篇优秀的论文,除了有可圈可点的科研成果外,一般也是一篇美文,甚至读着就是一种享受。

“诗佛”王维,中年后,好道,置身于终南山,寻求自身内心的平静,生活的安宁,过幸福的小日子。看多了世事云烟,只想静一静。这是一种真正的静,所以能够“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将所有的事情放下,和山水融为一体。

类似的还有五柳先生陶渊明,他的“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都表明了自己放飞田园的乐趣,桃花源成了他心中的理想。

还有一种静,是不得不静,当初为国为民的心已经被庙堂抛弃,但心中还有念想,慢慢变成一种孤独。

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正是这种心境的感慨,不得已而为之,又有什么办法?我的孤独只有自己懂,无关风月。

另外一种,是自己的命运紧紧和国家联系,即便自己生活无着落,也还在想着别人,想着这个国家。这就是杜甫的家国情怀,平民情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春望》)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呜呼!何时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见过了太多的悲惨,感受了太多的疾苦、流离,自己的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令人痛苦的是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无边无际的凉意席卷而来,透入骨髓。

还有一种则是在个人与国家间游离,希望之于绝望,正如绝望之于希望,闹不清两者的界限和距离,若隐若现,时有时无,心也跟着一起频繁颤动。能安然处之的,日子照样过,如苏轼;不能的,也就只能惆怅了,如李白。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彀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苏轼《临江仙》)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苏轼《江城子 密州出猎》)

苏轼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豁达独处,抓的起,放得下。“一蓑烟雨任平生”,什么事情,终究是“庐山烟雨浙江潮”,做到“此心安处是吾乡”。而同样是游离人士的李白,则太多的纠结。忘不了理想,忘不了国家,更忘不了自己个人的乐趣,当然美酒是绝对不能少的。

理想与现实的纠结,想与不想之间,难于抉择。希望能像吕尚、伊尹一样建功立业,又渴望静下心来过自己的安宁日子。

还有一种境界,心中只有国家,完全没有了自己,岳飞可以说是一个。“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发出这样的感慨,是绝望中深深的渴望。当然能与岳飞媲美的有很多人,这也是华夏能够历久弥新的根本,比如说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不管怎样的情怀与境界,都是诗人内心的写照,没有高低之分,但因装了不同的内容和志趣,承担了不同的角色,对社会做了不同的事情,从而有了巨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