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中国悠久历史文化,书法艺术,书法的阳舒阴惨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5/05 点击:

本文乃作者美食人小蛤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其实,这并没什么不好。“尺牍手札式”盛行一时,正说明人们这时有这种需要。学书者对帖学认真下一番工夫,至少可以使人们对帖学传统来一次再认识,可以用新的眼光、思维,理一理这一书法形式运用的经验,于将来的发展有所积累,何况今之学书者的目的、心态、着眼点已大不同于六朝人,也不同于明清人,即都不是以宗晋法古为最终目的。当人们发现彼此都拥挤在一条窄胡同时,必然很快要转移新的方位而决不会铁心死守在二王腕下,只有杞人才忧天倾,连封建帝王那样独尊王书,也无法阻止人们对单一帖学的逆反,我们时代人岂不知这一点?岂可能容一种风格长期统治?即使有人独爱“大气磅礴”也只是个人习好。

作为整体书风,也只能“盛极一时”,不能久踞不衰。人各有情性,岂可强求一律?近年来一阵学碑风未了,一阵学帖风吹起。具体问题要作具体分析,有人是在探索,广采博取;有人则是在赶浪潮。这后一种情况,基本上是改革开放的形势下,一些修养不足、心中无底却又急于求成者的盲动。强学的妍媚固不好,做作的“大气”同样不是真艺术。无条件肯定后者,无条件否定前者,是只看到现象又误解了正确的政策,视“大气”为“积极”、“进步”,代表“本质”;视“柔媚”为“消极”、“落后”,代表非“本质”,就更是不伦不类了。

“二为”方向与“双百”方针的提出,既体现了对时代需要的尊重,对艺术规律的尊重,又是对创作个性的尊重,对人们审美需求多样性的尊重。即使在当今,同一个人,在不同心境、不同生活环境,也会有不同的审美需求;同一书家,在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创作心态下,其作品也会产生不同的风格意趣。在自我实现意识日益强烈的时代,书法的风格,完全可以由时代的审美需求调节它并在与创作相互调节中发展。

我以为当前书坛一些作者所缺少的不是形式风格自觉,而是缺少孙过庭所说的“情动形言,取会风骚之意; 阳舒阴惨,本乎天地之心”的真实的创作激情,单纯从形式风格上想问题。孙过庭以王书为据论书法“可达其情性,形其哀乐”,明显是包括了王书的文字内容的。否则那不同的情绪感受何以讲得那么具体?论者谆谆告诫当今书家,要“站稳脚跟,认定方向”,可他看到的却仅仅是形式风格。说明持这一论者实际并未 真正认识当今书法艺术所要体现的时代精神。

如果社会主义时代的书法,仅仅有形式风格的“大气”,与秦汉有何区别?如果这就是“站稳脚跟,认定方向”,王铎郑孝胥等人不早已如此了?“坚持主旋律,提倡多样化”,作为贯彻“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中,针对具体情况下的政策,对书法也是适应的。难道可以让“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代的书法艺术,所书写的主要不是反映当代生活,表现当代人的思想感情的文词?而都是古人那一些毫无积极意义的文词?大声疾呼在形式风格上体现时代精神的人,却完全忽视这一点,岂非有点舍本逐末?

而事实恰恰相反,离开了所书文词内容,单纯从形式风格上讲“主旋律”的规定性,是不行的。因为历史的教训太多,唐大宗以帝王的权威定王书为“主旋律”,明清定馆阁体为主施律……都事与愿违,把书法引向了无生气的死胡同。而秦汉书风历代所肯定,恰是人们尚不知有风格价值的情况下自然形成的,北魏确没有人以行草写造像,连东晋人在严禁立碑的情况下偷偷建立的几块碑石上,也不见人以行草书之。这是由秦汉以来以篆以隶书碑形成的心理定势使然。正如今人立墓碑写志,一般仍以正楷而不以行草一样。不是谁人不准,不是书家怕杀头,论者用不着煞有介事,危言耸听,多种字体出现以后,想写什么体,这倒不是“不以个人意愿为转移”的事情。

放眼看看当今书坛:全国性的重大书展,十余年来,书风一届不同于一届。不是一两人在寻变,而是众多人都在寻变,这就是当今书法发展的阶段性特点,这就是时代精神的一种表现。历史上没有任何时期书家有如此强烈的创变自觉(除非他无力求变)。大家总想和已形成的风格面目拉开距离,又都深感难以拉开;都想从时风中跳出来,事实上却总是你影响我,我影响你,跳不出来。

甚至走着这一步,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困感总像梦魅缠绕着自己。这是要追求而难明具体步骤,难认准价值取向的困感。其实,这也是时代书坛的一个特点,因为和历史上任何时期比较,今之书家视野开润、见识丰富,创作自觉,创作思想活跃,每个书家都在为实现自我而努力。人们相信:唯创造有成者才能写进历史,却不迷信只有哪一种形式、风格才代表时代精神而固定不变。由于在书写工具、器材、技法乃至所书文词几乎与千百年来的传统都没啥区别,因此人们很难从几件具体作品上看清足以区别于前人的、为时代所特有的艺术精神。

但是随着积极反映时代生活、表现时代人思想感情的文词内容的充实,和艺术表现上比现今更深人更充实的追求,有异于传统的书法时代精神,会从大量的作品中展现出来。鲁迅的毛泽东等人的书法,并不在“大气磅礴“的风格上具有统一性,但在体现时代精神上,却使人无可否认。从时代书法发展的“整体格局”看这个问题就更清楚了;艺术上充分民主,艺术家积极以文以书歌唱时代,多种形式风格在人们审美需求的检验中竞相发展……这种艺术精神,哪朝哪代有过?这才是真正的时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