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张兆来|秋日生活随笔三则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01 点击:

秋天,空旷,华美,意味悠远。不知有多少超一流的文学大家都在秋天里留下了旷古绝今的巨美诗篇……

刘禹锡《秋词》云: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多么旷独的意境啊——悠悠青天之下,一只白鹤挥舞而上,翅膀上还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多么空灵,多么直击人心!逢此意境,人一定定住了,瞪大了眼睛,感叹生命之极!

去想象,去感受,那仙鹤扇动的气流,又似大海之波一般;我们就像是水底的一条小鱼,惊视着这“白豚”遨游,大鱼入天。

“精骛八极,神游万仞”,这是艺术带给我们的想象之美。可以暂时搁浅了俗世生活,哪怕一分钟,去感悟人类中的神性之美(或许可以说,万物皆有神性,而人类独甚)!

曹植的《洛神赋》岂非也是写秋天之美的?——秋水明练,纤毫无尘。曹植正是基于秋水这一形象,脑洞大开,想象出了他与洛神的相遇、相爱、相思、相惋。秋水者,本就如仙,如圣洁之神女,能瞬间激发曹子建这位“发烧友”也就不足为怪了。

且看曹子建之旷世奇才:“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耀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敝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其中华美之词不可胜记,令人爱不释手,粗略再记:“芳泽无加,铅华不御”“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神光离合,乍阴乍阳”“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

相比于那些茶中大家,犹谦逊地说,我是不懂茶的;我当如草根中的草根了,可以说连味尚且不知,莫说品,通了。

偶然,看一茶店,便进去买茶,心里想,从小到大,还没喝过好茶呢,这次破破本,拣那上好的龙井、铁观音,要上五十块钱的,喝一口也算尝尝了。

入得店来,两男人正在品茶聊天,一老板娘样的人物,三十多岁,高,美,白,气质出众,优雅。我当时是穿着大凉鞋、大裤衩入门来的,顿感自惭形秽。不觉正襟,心想要拿捏得好一点,自然一点,虽是正经的土包子,也要装一装,端着一点,既不要拘束,也不要过于撒得开,要做到“通泰自然”,方不失了身份。

二男人讨论的全是县市政治,随性而为,或高声谈论,或无声对坐;老板娘问我茶事,我但说要香的,南方的那种浓香的,香气四溢的,不要北方的,味厚如盐。老板娘说这个不错,我给你沏点尝尝,坐吧。二男人亦随性邀坐。我不禁敛裤衩,舒一舒身,同类中人似的,款款入座。品了一口茶,我说,不香,不是香满屋子的那种。旁边白貌男子回头告我,这是白清茶,不是浓香型的,你说的那是煮的茶——是茉莉花茶那种类型的吧。我恍然大悟,哦,对,我原来要的就是茉莉花茶。(其实他说的是不是“白清”那两个字我也记不清了,反正那意思类似于汽车品牌下的一个型号,朗逸了,宝来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老板娘说我给你找找,有没有花茶。我尾随之。老板娘气若幽兰。我心里说,这起码得要个一百块钱的了,五十实在拿不出手。

称得茶来,一百一十七,去小包装皮,只要一百块钱,然后用小铁罐、大提盒精美包装。老板娘落落大方,样样得体。

按理说,公司里,哪有弄得像菜园一样的地啊?幸亏有了老王,我们归功于他的一人之力。

老王种地,我觉得是发自内心的;就像老牛,生来就是耕地的好材料。他不是马,不是别的,只是牛。

老王是勤劳的,他用他的一双手,建立了一个“王国”。我们对他的王国是不做过多停留的——只不过是路过的时候,偶尔瞟一眼,感叹公司里也有一片庄稼地呦。

下雨夜,我酒后回来,颇觉心里很不宁静;连电影也看不下去。男人心,到了这个年龄,愈发油腻起来,除了老婆孩子,剩下的便是喝酒吃肉、讨论别的女人。心里已无所坚守矣。

看不下去电影便不看——趁小雨不躁,空气正好,去到菜园里走一走:看到一洼荷,一架瓜;更有向日葵,人高马大的,雨中低了头,阴黢黢似一排荷枪站立的士兵。鲜葱、菜蔬,不一而足。花生地、豆荚地在南铺展,长势很好;还有已耘好的细土,畦埂分明,待种新物。

我尤要说下那瓠瓜架,做工精细,坚实牢固,似葡萄架那样惹人垂怜;其费工费心,让我是绝不会做这样好的。

现今之世,人心浮躁,物质追求与感官享受都放在了第一位——扪心自问,我们还有什么坚守吗?像这个老农一样。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灵魂是不可以丢的;信念,还是要有的。

作者简介:张兆来(笔名大鱼),菏泽鄄城人,现工作在郓城。黄河岸边成长起来的诚朴汉子;脑筋慢,易动情。打小爱读。愿心化作香辣文,博众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