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行业动态

来自未来的教育法:机器人替代人工,纯理性因材施教

来源:互联网添加时间:2020/06/18 点击:

豆瓣曾经有个小组叫“父母皆祸害”,里面的一群人因为受到父母性格或者不善引导等诸多原因,长大之后伴随着情绪化、自卑甚至抑郁的情况。这个讨论小组的介绍上写着“反对不是目的,而是一种积极手段,是为了推进个人向社会化的进一步发展。”

“父母需要考试”这个话题也曾一度引起热议,的确,父母所养育的是肩负国家未来的下一代,但不可否认有很多父母在养育孩子上十分草率。有的奉行棍棒教育,有的对孩子百依百顺,有的根本放任自流,更有的,意外生下孩子就直接遗弃……

理性地看一下这个命题“父母需要参加考试”,虽然看起来是对教育事业的一大跨步,但是回归实际,它在现实中的可行性有几分?

生孩子是一件既具普遍性,又有偶然性的事,因此如果像是驾照一般参与理论和实践的话,又会伴随着怀孕的随机性,学习期间怀孕,但是父母有一方还未通过考试,那么孩子是生还是不生?或者意外怀孕的夫妻双方还未通过考试,打掉孩子又不合情理,一时间就会面临困难。

即便双方都能通过考试,并拿到父母资质证书,但是大家仔细想想,拿到驾照就一定开得好车吗?有人考驾照并不是为了学开车,而是为了给家人扣分。再者,应试教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复习考试范围内的知识点,合格是不会很难的。

所以即使是通过父母资格考试的夫妻,在今后的实战教育中,也未必能够时时控制好情绪,理性地对待孩子所犯下的错,未必能够对孩子的问题保持耐心,未必能够在孩子哭闹的情况下保持冷静,而不是满足他的无理要求。

曾有人问海明威“如何成为一个好的作家?”他的回答是:“拥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就足够了。”这足以说明,孩子在童年时期的不幸会对他今后长达几十年,甚至一生的生活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

人类的情感在教育中既可能将关爱辐射给孩子,也容易将不良情绪传递给孩子。即使是合格的父母,也分90分以上的佼佼者,和刚过及格线的幸运父母。决定他们是否对孩子有耐心,是否在孩子面前能够稳定情绪的,不是草草几个月的培训或者几张刻板的试卷,而是这些申请做父母的人的父母。

基因已经决定了他们会如何养育自己的孩子。虽然这么说有点悲观,但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在不够坚定的意志和不够强大的外力下,是很难被改变的。就像诅咒一样,从上一代传到自己身上,再传给下一代。

菲利普·迪克是美国一位著名的精神分析研究和心理学研究学者,在精神领域不断探索当代和未来,思考精神病患的心态和毒品诱发的状态,以探索人类乃至宇宙的终极奥义。因此他对宗教、哲学、玄学等等高深的领域都有涉猎,并在1965年,将他对精神领域的探究结果记录下来,整理成了一篇论文《精神分裂症与易经》。

与此同时,他还是一名作家,将他对心理、精神以及宇宙的思考以短小精悍的科幻故事表现出来,从而让读者受到启发。

前面谈到对于孩子的成长教育问题,菲利普·迪克也对此表现得忧心忡忡,并对未来寄予厚望,提出了菲利普·迪克后代教育法,希望能在人工智能时代派上用场。菲利普·迪克教育法的主要设想被记录在菲利普·迪克的短篇小说《后代》中,下面我来简单介绍一下:

父母在医院内生下孩子,婴儿将会第一时间交给机器人医生——顶级的人形机器人,并非我们的时代所见的笨重的机器人,并且不允许接触新生儿。由机器人医生对新生儿的脑电波进行检测,初步测定婴儿的身体情况和未来大概轮廓。

几天后,新生儿一切正常的话,婴儿会出院转到儿童指导中心,接受进一步的测试和检查,以此来判断出孩子所具备的各种能力和潜在才能,从而确定他的初步发展方向。接着,孩子会进入适合他的教育部门,开始接受为他或者他这类孩子量身定制的训练,期间,孩子依旧会不停地接受测试,以方便机器人导师及时了解孩子的能力、潜能和天赋。

等到孩子大约已经9岁,他将进入下一步的高阶训练,这一阶段就是对孩子的定向培训。比如文章《后代》中提到的孩子彼得在有机化学上表现出了独有的天赋,而且根据机器人导师的判断,彼得具有成为世界顶尖生物化学家的潜质,这项培训将一直持续到彼得18岁。

其实在9岁之后,父母才可以探望自己的孩子,在此之前,孩子都是和机器人或者其他孩子生活,9岁之后,父母探望也需要向机器人导师申请,并做好相应记录。彼得的父亲艾德从孩子出生起,就没有再见过孩子,所以申请和彼得单独聊聊,“没有其他机器人在场”,得到同意。于是彼得和艾德找到一片草地,开始了父子间的交谈,彼得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中,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的,艾德倒是不停地讲他自己的童年,感叹着彼得没有愉快的童年,没有父母的爱陪伴······

在尴尬和生硬中,父子结束了交谈,彼得回到研究所的时候,机器人导师问起他对他父亲的印象,彼得说:

他非常情绪化。他说的每一句话、干的每一件事,都带着明显的个人偏见。对当前境遇认知扭曲,与常人几乎无异。

其实菲利普·迪克并不是什么精神研究学者,他只是一个天马行空、极富想象力的科幻小说家,刚刚跟大家开了个玩笑,这里要坦白一下,但是他在小说《后代》中所提到的纯理性教育值得我们思考。

不考虑菲利普·迪克可能存在的“机器人智能或许有一天会侵蚀我们的后代,取代人类占领地球”的讽刺意图,单从教育角度来看的话,这种纯理性的教育,完美地克服了人们的感性思维容易带来的弱点。

我很理性。很多人比我智商更高,很多人也比我工作时间更长、更努力,但我做事更加理性。你必须能够控制自己,不要让情感左右你的理智。

在传统的教育方式中,人们倾向于“让自己舒服”,遇到孩子要求陪他玩,或者吵闹、缠人,一些家长就会直接把手机或者ipad扔给他们,以求自己的一段安静时刻,但是这样一来,先不去说近视、腱鞘炎等生理上会给孩子带去的问题,手机上的一些少儿不宜的内容,难免会给成长期的孩子心理上的好奇或者不适。这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否也是机器智能侵蚀人类后代的一个表现呢?

菲利普·迪克所提到的机器人就和现实中的普通父母完全不同了,他们任劳任怨,总是能按照设定的程序一步一步完成工作。并且没有人类“心血来潮”的说法,今天觉得钢琴重要报个钢琴班,明天觉得身体重要报个跆拳道班,机器人只会运用纯理性的方法,按照系统既定的科学对孩子进行训练。他们既不会失去耐心,也不会唠叨和抱怨。他们也不会体罚和语言伤害孩子,对于现在的家长来说,这一点很重要。他们不会发出相互矛盾的指令,也不会相互吵架,更不会因为自己的利益来利用孩子,再加上机器人的无性别特征,不会让人有任何恋童的担忧。

在塑造人格的18年中,机器人的教育让孩子避免了一般人都会有的情绪化、冲动、患得患失、自卑、抑郁等青少年常见的问题。

比起机器人,人类的教育是基于“爱”但也更是一种“寄托”关系,很多家长却在“滥用”这种爱。在苏珊·福沃德博士的《原生家庭》中指出:

爱的行为不会折磨你,也不会让你失控,更不会让你产生自我憎恶、也不会带来伤害,爱是一种令人幸福的感觉 。爱的行为会滋养你,让你拥有健康的情感。当有人爱你时,你会感到被接受、关怀、珍惜和尊重、真正的爱带来的是温暖、愉悦、安心、稳定和内心的平静。

而我们现实中所接触到的父母的爱,带着期待和压力,让孩子陷入焦虑、烦躁甚至自我否定。很多父母希望孩子成为一个XX的人,成为一个他们自己想成为却没能力成为的人,这和菲利普·迪克教育的共同之处都在于完全没有过问孩子的心情和想法,只不过机器人可以帮助孩子成为一个最合适成为的人。

如果在未来真的有菲利普·迪克所设想的培养机构或者研究所,忙于工作却无暇顾及孩子的成长教育、将他们丢给爷爷奶奶的,或是不屑学习教育指导经验、偏执的家长,都不妨把孩子送进菲利普·迪克笔下的成长教育机构,虽然没有爱滋养的孩子未必有爱别人的能力,但是比起原生家庭来说,机器人的教育模式或许能够将他的自我价值最大化。